• 觀研天下旗下網站???今天是:
  • 聯系我們 400-007-6266 | 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
熱門報告:
當前位置:主頁 > 觀點 >
廣西融水縣長馬空:縣長不敢融資是不合格的
發布時間:2018-07-16 16:39
點擊量:
    【人物簡介】馬空,全國人大代表、廣西壯族自治區柳州市融水苗族自治縣委副書記、縣長。

  廣西融水縣是少數民族自治縣,42歲的縣長馬空意識到,自從2016年解決交通問題后,融水要進入大發展時期了,“沒有錢做不了事”,靠財政不行。

  當縣長,要解放思想,要膽子大,要敢(適度)融資,馬空認同這個觀點。最近兩年,為發展融水旅游,他和銀行簽下120億元戰略合作協議。



  自己沒辦法大發展 一定要努力融資

  議事廳:融水縣是自治縣,很多人不了解,自治體現在什么地方?

  馬空:自治縣有它的好處,尊重地方的發展實際情況,地方的民族風情,尊重某一個階段實際的需要。我們通俗稱它為“半個立法權”,比如出臺民族自治條例。比如去年我們通過人大提出,蘆笙斗馬節放假一天。另外,苗年(12月26日)放假日期進行調整后可以休五天。從老百姓的角度來說是高興的,從黨委和政府的角度來說,其實有更深層次的考慮。對下一步做的文化旅游產品進行打造、推介,進行苗族文化展示、招商。

  議事廳:融水縣的旅游產業為什么近幾年能夠發展起來?

  馬空:主要(是)交通的問題,一直沒有很好的發展。(交通問題)提了很多年,直到2016年春節前三柳高速才通的。

  (之后旅游)開始一個井噴的趨勢,基本上達到了縣城旅游的發展(要求)。我們為什么急著去年同國開行和農發行等簽了120億的戰略合作。去年融資,給了我們30個億的授信規模,目的就是未來幾年要實現376公里的鄉鄉通,來支撐未來大旅游的發展。

  融水的縣城在手掌的底部,其他手指頭上是鄉鎮,里面都是旅游資源最豐富的地方,社會資本不可能進來投資。旅游的投資周期太長了,投資回報太長了。政府要把該做的事做好,特別是投資配套部分,要基本實現某個區域旅游開發的條件。

  議事廳:縣域財政能支持修路的負擔嗎?

  馬空:融水是第一個在全區提出鄉鄉通車的縣,底氣來源我跟這幾個銀行的融資。為什么我到融水后一直在抓融資,是因為你沒有錢做不了事。我們的財政是吃飯財政,是保工資,保運轉,保吃飯的。

  每年我們得到的國家轉移支付,事實上僅局限于低層次的發展,(如果)需要一個大的發展期,你自己是沒辦法的,所以融資這個事我們一定要努力。像廣西我們的一些主要領導說的,縣長膽子不夠大,思想不夠解放,也不敢融資,那你這個縣長書記是不合格的。我覺得(這句話)是對的。

  議事廳:你說跟國開行和農行融資120億,為什么有這個膽量?

  馬空:120個億,我估計不會給我們那么多。我去年拿到30個億的授信規模,但是未來我估計會拿到20個億就不錯了。現在國家政策那么好,國開行等對我們這種精準扶貧縣的基礎設施投資是支持的。

  第二,它的利率比任何時期都低。人民幣越來越貶值,十年前人民幣跟現在不一樣。現在融資一個億,未來20年以后,它真正的價值肯定就不是一個億了。我覺得很劃算。

  第三,我們縣級的平臺是很小的,那時候資產不是很多。現在我最好的資產是30萬畝的國有林地。這塊(林地)原來是企業,后來通過林權改革,把林場企業的干部、職工這塊全部拿錢供養,他們也愿意,這樣就把資產拿回來盤活了。

  為地方礦產退出方法問題,黨政一把手曾有過分歧

  議事廳:融水縣如何確定自己未來的產業布局?

  馬空:我們在討論產業的時候,也是最難達成共識的時候。黨組會和政府常務會要不斷地討論,但是(最終)大家基本上都會統一的。未來融水的產業,還是得把竹木加工產業做大,旅游產業做強。


  參考觀研天下發布《2017-2022年中國金融期貨市場發展深度調研及十三五未來前景研究報告

  融水的幾大支柱,一個是竹木加工,一個是礦產加工,加上小水電、小的甘蔗加工,但是只在幾個小鄉鎮,有一定的體量,不是很大。現在國家對產業的限制和禁止,你得考慮未來的發展。其中一個是對礦產資源的退出,因為這是國家剛性的要求。

  議事廳:作為縣長,你和縣委書記在某些重大事項上會不會也有一些分歧?

  馬空:如果縣委書記算是董事長的話,縣長是CEO。會有(分歧),因為某個問題考慮的角度不一樣,經歷也不太一樣。對我來說,從政的經歷我不算是很長,算比較年輕的。像書記(楊恩維)經歷就非常豐富,經驗很老道。在工作上我們可以找到方法解決問題,會前溝通很關鍵。

  議事廳:能否舉個例子,哪個決定出現分歧,如何處理的?

  馬空:對礦產資源退出方法問題,當時我們政府就比較焦急,時間有限,自治區和柳州市的指導意見沒有出臺,但是礦產企業主訴求很高:(政府)要我退出你要還錢,你政府許可了,你把證辦給我了,(現在)影響我開工了,我的工人窩工等這些很具體的問題。這事出來以后,我們就覺得是不是給他一年時間開發完就走人?這是權宜之計。

  議事廳:書記有不同的意見?

  馬空:這事上到了縣委常委會,經過大家討論后,他(書記)權衡之后說了一句話:縣長啊,國家對生態環境保護那么重視,如果我們再放一年給他,當年可能也有理由給他去(開發),政府不用還錢,他自己去挖,挖完走人。但是問題就在這里,而且更嚴重。國家發改委、國家環保部一督查就更麻煩了。我想想確實是這樣的。


  議事廳:后來是怎么解決的?

  馬空:分類走。辦證的,證到期的,對不起不等你了。如果你的環評、安全生產等不達標,對不起你要重新辦,辦不了到期了也沒有辦法。如果大家扯不清楚,就讓第三方來評估,走司法程序,走法律程序。

  議事廳:這種退出對本地財政收入有多大影響?

  馬空:肯定有影響,但是沒有辦法,這是國家政策,我們知道這個很難做。現在都在做,不只是融水,其他的縣也在做這塊的工作。礦產資源也不是一刀切,逐步退出。竹木是沒有辦法替代只能做,這塊就在升級了。

  原來縣里面(從事)竹木加工(大大小的企業)有327家,有一些賣原木,一般是方條或板材。現在像國內比較知名,像一些品牌在我們這貼牌生產。項目也在升級,有一些企業開始嘗試做板材跟家具,這對整個產業提升和老百姓的致富起到很大的作用。

  還有培植一些新興產業,現在國家支持風力發電(項目),比較環保。2017年我們投資跟北京和法國合資的一個公司做(風力項目),先后投資40個億,未來會給我1.5個億的稅收,相當退出的礦產資源也補足了,而且礦產資源能耗很高、污染很大,從算賬的角度來說,我是劃算的。

  融水缺人才 但拿得出手的政策真的沒有

  議事廳:融水縣10個副縣長中,有6個是在職的,4個是掛職的。為什么有這么多副縣長?

  馬空:現實條件來說,還是以協助其他縣長、副縣長為主。具體管的話,我們考慮一個問題,就是責任問題。實職領導在職的時候問責都要實職的,你代管或協管的,如果他是掛職的,責任還是問不到人。

  議事廳:這些掛職副縣長,一般來自哪里?一般會干多久?

  馬空:廣東、南寧、廣西,(柳州)市里邊會有一些。一般是一年。

  議事廳:他們原有的經驗,甚至一些資源,能給融水帶來什么樣的幫助?

  馬空:像廣東廉江過來的(掛職副縣長),那邊發展比較快,(關于招商引資)他會提一些建議,把那邊好的產業轉移到這邊,把我們的資源推出去。比如從自治區來掛職的副縣長奚錦帥同志,他協助美麗鄉村建設、扶貧、水利,要爭取上面的資源,還有對所有項目的前期,包括未來幾年(的規劃)都幫你弄好,這要比讓你分管婦聯或共青團的一個具體項目(發揮的作用更好)。我覺得副縣長的分工,不是你分管多少,而是起多大作用。

  議事廳:就像奚錦帥這樣的掛職副縣長,他會給融水的政府班子帶來怎樣的碰撞嗎?

  馬空:他從自治區水利廳來,他的作風值得我們學習。從項目的策劃來說,他給融水帶來了一股新的風氣。他對項目的要求和標準,比如在對小河流治理,河湖連通這些項目,還有整個縣城的防洪堤建設等等上,至少在技術層面已經過關了,接下來就要爭取自治區的支持。

  去年從水利廳投資拿過來一個多億,今年可能超過兩個億。這不是錢的問題,而是突破我們對項目前期包裝設計不夠的問題。(所以)投資方面要有專業的人士來做,但衍生出來一個問題是融水缺人才。

  議事廳:你指的是什么樣的人才?

  馬空:(各類型的人才,包括鄉土人才)目前來說,最緊缺的是做項目的人。融水確實很缺人才,旅游項目的、交通、水利,都很缺人才,但是現在我們招人確實招不進,有很多也往外走。

  議事廳:吸引人才方面,縣不如市,一般城市不如省會城市,那你們有沒有放一些吸引人才的“大招”?

  馬空:拿得出手的政策真的沒有。現在對特殊人才的招錄可能會采取特殊的措施。比如小孩的讀書問題、住房問題,除了工資績效獎外能不能有一些特殊人才的津貼補貼?一定要考慮,要不然很難留得住人。融水這一階段可能需要更多搞項目的人才,包括融資、建設、對財資的監管等等,都需要出臺一些好的政策(來吸引人才)。

  基層干部不敢擔當,“不做決策,往上推”

  議事廳:對縣長來說,既要統籌全縣的經濟社會發展,民生等各方面也要關注。目前哪方面的工作對你來說投入最大?

  馬空:宏觀層面來說,精準扶貧這塊花精力是最多的,這塊要占到一半以上。它其實囊括了太多領域的東西,比如教育扶貧,就業扶貧,社會扶貧,所以占到一半以上。

  之前,我們對重大項目建設這塊投入精力比較多,因為項目建設會影響到整個縣的未來發展。

  議事廳:實際工作中,你怎么安排、平衡精力?

  馬空:做縣長我還不是很有經驗。原來做常務(副縣長)的時候,我覺得很累。后來做縣長了,我現在也覺得很累。其實,如果你把所有的副縣長資源都用好,那你就沒那么累,這是對的。

  所有的事情,領導是宏觀把控的,對重要問題、重要事項決策的時候要及時引領。平時我們團隊小的一些會議,單體的小會甚至務虛的會,都是通過頭腦風暴的方式。先(討論出要)解決什么問題,再讓分管的(負責人)去解決這問題,如果遇到困難我們再回來解決。我的理解是更多地把團隊的意見統一好,然后定方向、定量上,都要向企業學習,安排得更緊湊一些。

  議事廳:原來你做常務副縣長的時候,那時候累是要自己親自處理督辦一些事情,你現在累的話,與權力下放不夠有關嗎?

  馬空:在目前中國的體制之下,有時我們按程序走完之后,大家對責任擔當這部分不敢擔當,都需要“過會”,需要主要領導人拍板,甚至有更多的會議,我想有這些因素。以前你決策錯了等你走了,問責沒有那么嚴厲,但做了也就做了。

  (現在)給你放權的機會,他也不敢了。所以很多會為什么開?我估計各個層級的領導現在都會面臨這個問題。

  議事廳:那現在有沒有嘗試打破不敢擔當的困境?

  馬空:我們現在也在做這件事情,上級黨委政府也給我們一些寬松的環境,可以有容錯糾錯機制,即使你決策的有錯誤也好,你不是為了你自己的私利或為了個人的行為出現錯誤,那組織上或紀委組織部門,給你容錯糾錯的機會。但某種意義上說,某些人還是謹慎。所以為什么會出現寧愿慢一點、穩一點(的現象)。我不做決策,往上推。

  議事廳:這是你現在累的主要原因嗎?

  馬空:這還不是我在融水累的主要原因,累的原因就是綜合協調的問題,精準扶貧了之后,大量人流、物流往這里走,很多部門分管領導需要綜合協調的時候,加上市、縣里面的會議牽扯的精力太多。

  年少為官 在偏遠鄉鎮學會耐住寂寞

  議事廳:你在融水為官20年,其中作為縣級領導就有9年多,相對外來官員,你的優勢體現在什么地方?

  馬空:從優勢來說,一個是對地方的情況比較熟悉,對一個地方發展的脈絡銜接得更好,同時對干部也會比較熟悉。當然也站好我自己的位置,可以在用人上提一些很好的建議。

  議事廳:作為本地官員,所有親戚朋友也都在這里,如果他們找你尋求幫忙,這種情況你會怎么辦?

  馬空:作為本土生長的干部有他的優勢,同時自己有一些困惑的地方。你一直在這里生長,(有)以前培養你的領導,有你的親戚朋友,你在這個地方做基層領導干部,別人找到你會非常多。但是國家政策、國家法律法規不允許。從某種意義上說,(會跟他們)真誠地解釋說明。第二個把自己做好就可以了。

  議事廳:你曾在同煉瑤族鄉做過4年鄉黨委書記。那時候鄉里只有大概一萬人,鄉也比較小。現在來到51萬人口的大縣,遇到了哪些挑戰?

  馬空:那個鄉鎮比較偏遠,但學會跟老百姓打交道,學會耐得住寂寞堅守崗位。鄉小是小,但挨著貴州,在一些事務上,需要處理周邊的關系,鄰里的關系,還需要基層的工作經驗。

  (從鄉書記到縣長)中間剛好有一個過渡期,如果沒有幾年統戰部長和常務副縣長的積累,真的組織一個縣的話,還是有一些能力的恐慌。但是經過組織調整崗位鍛煉以后,我覺得還是有壓力,但不是那么大。

  一個縣跟一個鄉不一樣。鄉是一個個體,體量很小的一個點,而縣的體量就比較大了,相當于一個小社會。我覺得縣長在戰略思維、宏觀把控、經濟運行上把控更多,小鄉鎮(主要)在執行層面。那時候更多是土地糾紛的協調,項目建設的具體實施。現在你要謀劃未來五年,乃至你在這屆政府不能實現的未來十年的(發展)。你要考慮這些問題,這不是一個虛幻的問題,它很現實,是一塊磚一塊磚,一張瓦一張瓦疊加起來的。比如我的財政現在不行,你得培育財力,比如未來產業布局,選什么樣的產業(才能)符合可持續發展。

  議事廳:你30歲做鄉黨委書記,40歲已經當了縣長。未來你希望在仕途上平平安安的做一些事,還是想有所作為?

  馬空:我個人真實的感受,如果從從政者的角度來說,當然你的職位越高的話,個人的感受可能更好。這個不是我內心的想法,我覺得適合自己才是最好的。可能你站在更高的位置,掌控得資源更多,為老百姓做一些事可能更好辦一些,更好實現。但是我覺得還是那句話,隨緣吧!如果你干得好,組織會讓你去做。如果你干得不好,你沒有能力的話,你什么事都做不好,是一把雙刃劍。


  資料來源:互聯網,觀研天下整理,轉載請注明出處
Copyright ?2012-2017觀研天下(北京)信息咨詢有限公司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備13041655號-2
爱乐彩北京快3带和值走势图